正版铁算盘晋书列传第三十九翻译

  • 时间:2020-01-28 02:11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周顗,字伯仁,安东将军浚之子也。少有重名,神彩秀彻,虽时辈亲狎,莫能媟也。司徒掾同郡贲嵩有清操,见顗,叹曰:汝颍固多奇士!自顷雅道陵迟,今复见周伯仁,将振起旧风,清我邦族...

  周顗,字伯仁,安东将军浚之子也。少有重名,神彩秀彻,虽时辈亲狎,莫能媟也。司徒掾同郡贲嵩有清操,见顗,叹曰:汝颍固多奇士!自顷雅道陵迟,今复见周伯仁,将振起旧风,清我邦族矣。广陵戴若思东南之美,举秀才,入洛,素闻顗名,往候之,终坐而出,不敢显其才辩。顗从弟穆亦有美誉,欲陵折顗,顗陶然弗与之校,于是人士益宗附之。州郡辟命皆不就。元帝初镇江左,请为军谘祭酒,出为宁远将军、荆州刺史、领护南蛮校尉、假节。始到州,而建平流人傅密等叛迎蜀贼杜弢,顗狼狈失据。陶侃遣将吴寄以兵救之,故顗得免,因奔王敦于豫章。敦留之。军司戴邈曰:顗虽退败,未有莅众之咎,德望素重,宜还复之。敦不从。帝召为扬威将军、兖州刺史。顗还建康,帝留顗不遣,复以为军谘祭酒,寻转右长史。中兴建,补吏部尚书。顷之,以醉酒为有司所纠,白衣领职。复坐门生斫伤人,免官。顗性宽裕而友爱过人,弟嵩尝因酒瞋目谓顗曰:君才不及弟,何乃横得重名!以所燃蜡烛投之。顗神色无忤,徐曰:阿奴火攻,固出下策耳。王导甚重之,尝枕顗膝而指其腹曰:此中何所有也?答曰:此中空洞无物,然足容卿辈数百人。导亦不以为忤。又于导坐傲然啸咏,导云:卿欲希嵇、阮邪?顗曰:何敢近舍明公,远希嵇、阮。及王敦构逆,温峤谓顗曰:大将军此举似有所在,当无滥邪?顗曰:君少年未更事。人主自非尧舜,何能无失,人臣岂可得举兵以协主!共相推戴,未能数年,一旦如此,岂云非乱乎!处仲刚愎强忍,狼抗无上,其意宁有限邪!既而王师败绩,顗奉诏诣敦,敦曰:伯仁,卿负我!顗曰:公戎车犯顺,下官亲率六军,不能其事,使王旅奔败,以此负公。敦惮其辞正,不知所答。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周顗字伯仁,年少时就有威重的名声,神采飞扬。司徒掾贲嵩有高尚的节操,见到周顗,赞叹说:“汝颍本来就多奇特的士子啊!”自顷雅以来道德衰落,现今又见到周伯仁了,他将振起古风,清平我们的邦族了。” 周顗的堂弟周穆也有美好的声誉,想压倒周顗,周顗态度和悦,不与他计较,于是人们更加尊崇依附周顗。二十岁的时候,周顗世袭了父亲的爵位武城侯。中兴建立,官位吏部尚书。不久,因为醉酒,又因为门生砍伤人而犯罪,被免除官职。太兴初年,又授职太子少傅,依旧担任尚书。周顗上疏辞让说:“我退而省察自身,学问不能通一经,才智不足授予一官,知止知足的确很难,不能安守本分,于是忝列显要的职位,名位超过气量。”坚决推辞不接受。皇帝下诏不允许。

  庾亮曾经对周顗说:“诸人都把您比拟为乐广。” 周顗回答说:“怎能刻画无盐女,来唐突西施呢。”皇帝设宴款待群公,饮酒至酣畅时,舒缓地说道:“今天各位名臣共同集会,和尧舜时比怎么样呢?”周顗因醉酒厉声说道:“现在虽然您同尧舜一样是人主,但是怎么能比得了尧舜时的盛世呢。!”皇帝大怒,亲手写诏交给廷尉,将要杀害他,关押了多天才赦放他。后来周顗因为醉酒的过失被官吏检举,皇帝谅解他的情况,也没有对他贬斥责罚。

  周顗待人宽容友爱。弟弟周嵩曾经醉酒后对周顗说:“您的才能不及我,怎能意外得到重名!”用燃烧的蜡烛投掷他。周顗神色没有变化,徐徐说:“阿奴用火攻击,本来就是下策罢了。”王导非常器重周顗。周顗曾经在王导的座位上傲然啸咏,王导说:“您要想效仿嵇康、阮籍吗?”周顗说:“怎敢就近舍您,就远效仿嵇康、阮籍。”

  等到王敦谋划叛逆,温峤对周顗说:“大将军的这种举动似有所在,应当没有失实吧?”周顗说:“您年少没有经历事情。人主不是尧舜,怎能没有过失,臣子怎可举兵威胁主上!共同推重拥戴,不能数年,一旦像这样,怎能说不是叛乱呢!”王敦傲慢没有主上,他的意愿怎能有满足呢!”不久王敦的军队败了,周顗奉诏书到王敦那里去,王敦说:“你辜负了我!”周顗说:“您兵车冒犯和顺,我亲率六军,不能不做事情,让天子的军队打败仗,因为这辜负了您。”王敦忌惮他的言辞正当,不知如何回答。皇帝召见周顗,对他说:“近日发生的大事,宫内宫外都没有受害,诸人都平安,大将军还符合众人所望吗?”周顗说:“宫内宫外自然如英明的诏示,对于臣子等还是没有什么可知道的。”有人劝周顗躲避王敦,周顗说:“我位列大臣,朝廷风纪沦丧,怎可再到民间求生存,向外投靠胡越之族呢!”不久周顗被拘捕,经过太庙,大声厉骂贼人不绝,请求快速诛杀王敦。话还未说完,看押的人用戟击伤了他的嘴,血流到脚,周顗脸色不变,举止自若,观看的人都为他流泪。于是遇害,时年五十四岁。

  展开全部周顗字伯仁,年少时便有很高的声誉,神采俊秀。司徒掾贲嵩有清高的节操,见到周顗,赞叹说:“汝颍本来就有很多奇士!”近来正道衰微,现今又见到周伯仁了,他将重振风雅,正版铁算盘使我们的邦族重现清明了。” 周顗的堂弟周穆也有美好的声誉,想压倒折服周顗,周顗态度和悦,不与他计较,于是人们更加尊崇依附周顗。二十岁的时候,周顗世袭了父亲的爵位武城侯。中兴建立,累迁尚书吏部郎。不久,因为醉酒(被有司弹劾),又因为门生砍伤人而受牵连,被免除官职。太兴初年,又授职太子少傅,依旧担任尚书职务。周顗上疏辞让说:“臣退朝时反复思考,我学问不能通一经之术,才智不足胜任一官之职,人知足而止很难做到,不能谨守本分,于是忝列显要的职位,名位超过了实际才干。”坚决推辞不接受。皇帝下诏不允许。

  庾亮曾经对周顗说:“诸人都把您比作乐广。” 周顗回答说:“何必要这样美化丑女无盐,而唐突了西施呢。”皇帝设宴款待群臣,饮酒至酣畅时,元帝从容的说:“今日名臣齐集,和尧舜之世相比如何?”周顗因醉酒大声说道:“现在虽然同样是人主君王,但是怎么能和尧舜盛世相提并论!”皇帝大怒,手书诏令将周顗交付廷尉治罪,将要杀掉他,过了好多天才赦免释放。后来周顗因为醉酒的过失被官吏检举,皇帝谅解他的情况,也没有对他贬斥责罚。

  周顗性格温和宽厚且友爱过人。弟弟周嵩曾经醉酒后对周顗说:“您的才能不及我,凭什么能得到美名!”用手上燃烧的蜡烛掷向他。周顗神色没有变化,徐徐说:“这家伙采用火攻,是不高明的下策。”王导非常器重周顗。周顗曾经在王导的座间傲然啸咏,王导说:“您要想效仿嵇康、阮籍吗?”周顗说:“怎敢就近舍您,就远效仿嵇康、阮籍。”等到王敦谋划叛逆,温峤对周顗说:“大将军的这种举动似有所好像有所指向,应当不会超过了限度吧?”周顗说:“您年少没有经历事情。君主比不上尧舜圣明,怎能没有过失,臣子怎可以武力威胁主上!君主是我们共同推重拥戴,还不到几年的时间,一旦都这样干,天下不就都大乱了吗!”王敦傲慢凶横目无主上,他的意图怎能有限度呢!”不久朝廷军队战败,周顗奉诏面见王敦,王敦说:“你有负于我!”周顗说:“您领兵犯上作乱,我亲率六军,未能把事情办好,使王师战败,因此有负于您。”王敦忌惮他义正言辞,不知如何回答。皇帝召见周顗,对他说:“近日出现这等大事,二宫无恙,诸人都平安,大将军不负众人所望吗?”周顗说:“二宫平安的确如此,但臣等是否平安还不大清楚。”有人劝周顗躲避王敦,周顗说:“我身为国家大臣,但朝廷丧乱,我难道能出逃以求活命,向外投靠胡越之族吗!”不久周顗被拘捕,经过太庙,大声厉骂贼人不止,请求快速诛杀王敦。话还未说完,看押的人用戟刺伤了他的嘴,血流到脚跟,周顗面不改色,举止从容不迫,观看的人都为他流泪。于是遇害,终年五十四岁。

  展开全部公戎车犯顺,下官亲率六军,不能其事,使王旅奔败,以此负公。

  商量一下:这一句的理解,根据上下文意,应是:您在安定中发动战争,我亲自率领六军,(也)不能够(帮助您)做这样的事,让天子的军队打败仗,(我)因此辜负了您。

  周顗年方弱冠便入朝为官,宦海之中沉浮数次。先领荆州刺史,与敌军交战,大败。后为吏部尚书,终日醉酒不醒,人称“三日仆射”,被有司弹劾。又有门生持刀伤人,因此连坐罢官。至太 王敦兴初年,再被起用,复礼部尚书之职。 庾亮曾对周顗说:“大家都拿你跟乐广相比呢。”周顗说:“奈何刻画无盐,唐突西施也。”意思是说这不是以丑比美吗?我怎么能跟乐广相提并论呢?一次晋元帝大宴群臣,正是酒酣歌热之际,元帝高兴得说:“众位爱卿,今日名臣共聚一堂,纵使是尧舜之时也不过如此吧?”忽有一人在堂下朗声答道:“如今的世道怎么能跟尧舜盛世相比呢?”此人正是周顗。元帝大怒,下诏书将周顗下狱,不日处死。若干天后元帝愤怒平息,才将周顗放出,大家都前去探望,周顗却说:“我就知道我死不了,没犯死罪嘛。”当时的宰辅王导非常器重周顗,曾经躺在周顗的腿上指着他的大肚子说:“这里面有什么呢?”周顗回答说:“此种空洞无物,但是像你这样的人,能装他个几百个。”王导也不以为忤。后来王敦举兵,刘隗劝元帝将王氏一族满门抄斩,司空王导入朝请罪,恰好遇见正要进宫的周顗,王导叫住周顗说:“伯仁,我们家这几百口性命就全靠你了!财神高手论坛聘请罗若宏、孙菁两人为副总经理”周顗连看都没看他一下,径自去了。周顗入宫后向元帝进言,备言王导之忠君爱国,决不可错杀忠良。元帝采纳了他的建议,他一高兴,又喝多了酒才出来。此时王导还跪在宫门口谢罪,看见周顗出来,又喊周顗的名字,周顗依旧不搭理他,只对左右说:“如今杀了这 建康地图帮贼子,便可换个大官作作。”出宫之后,周顗又上书朝廷,坚持说王导不可杀。而王导却不知道周顗曾经救过自己,因而非常恨他。 后来王敦兵入建康,王氏一族重又得志。王敦问王导:“周顗、戴若思是人望所在,应当位列三司,这是肯定的了。”王导没吱声。王敦又说:“就算不列三司,也得作个仆射吧?”王导依旧不答。王敦说:“如果不能用他们,就只能杀了他们了。”王导还是不说话。不久,周顗和戴若思果然都被逮捕,路过太庙,周顗大声说到:“天地先帝之灵;贼臣王敦倾覆社稷,枉杀忠臣,陵虐天下,神祇有灵,当速杀敦,无令纵毒,以倾王室。”话音未落,左右差役便用戟戳其口,血流满地而周顗面不改色,神情自若,遂被杀,时年五十四岁。 王导重新掌权之后,浏览以前的宫中奏折,看到了周顗营救自己的折子,其中言辞恳切,殷勤备至。王导拿着这封奏折,痛哭流涕,悲不自胜。回来之后他对他的儿子们说:“吾虽不杀伯仁,伯仁由我而死。幽冥之中,负此良友!”